湘江保護與治理方面,尤其是重金屬污染治理確實是一場攻堅戰,我們已經把它列為省政府“一號重點工程”。力爭通過10年左右的努力,建成“山清、岸綠、河暢、水凈”的美麗湘江。
  從我個人的感受看,當省長主持政府工作,是在省委的統一領導下,按照省委的部署來抓好經濟工作、發展好社會事業,等等,固然也要對改革發展穩定全局負責,但是相對來說,第一責任人是書記,所以始終是臨淵履薄,不敢有絲亳懈怠。
  昨日,全國人大代表、湖南省委書記徐守盛接受南方都市報記者專訪。徐守盛說,湖南的“兩型社會”建設已經開展近7年,我們確實進行了一系列有益探索,圓滿完成第一階段綜合配套改革試點任務,但還有許多“硬骨頭”要啃。湘江保護與治理,尤其是重金屬污染治理是一場攻堅戰,湖南已經把它列為省政府“一號重點工程”,力爭通過10年左右的努力,建成“山清、岸綠、河暢、水凈”的美麗湘江。
  談及去年湖南發生的一些負面事件,徐守盛坦誠地說,這些事件使湖南的整體形象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,但湖南各級和有關方面不迴避、不推責、不遮掩,本著實事求是、敢於直面的態度,認真組織調查處理,是什麼問題就解決什麼問題,並及時向社會公佈調查處理結果。
  1
  重金屬污染治理確實是一場攻堅戰
  南都:作為湖南的核心發展戰略,湖南對“兩型社會”(資源節約型、環境友好型社會)進行了不少探索,你如何看待這7年來的探索?
  徐守盛:長株潭城市群“兩型社會”建設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2007年12月一經獲批,我們就將其作為國家對湖南的重要戰略定位,7年來,我們確實進行了一系列有益探索,目前,已圓滿完成第一階段綜合配套改革試點任務,正在深入推進第二階段改革建設。目前,雖然還遠沒有到“總結收官”階段,但適時進行一些回頭看,還是很有必要的。“兩型社會”建設作為一項開創性、系統性的工程,既沒有現成的經驗模式可借鑒,也不可能一蹴而就、一朝成功,而是一個循序漸進、不斷探索、持續攻堅的過程,是一項長期艱巨的任務。
  南都:還有哪些難啃的“硬骨頭”,需要我們著力解決?
  徐守盛:我們確實還有一些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亟待破題、求解。比如,湘江保護與治理方面,尤其是重金屬污染治理確實是一場攻堅戰,我們已經把它列為省政府“一號重點工程”。再比如,產業結構轉型升級方面,長株潭城市群是湖南工業的發軔地、集聚區,重化工業比重大,順應“兩型”建設的要求,必須關停淘汰落後產能,一些低端產業要轉換升級、騰籠換鳥,一大批不符合“兩型”要求的企業要實施改造升級、整體搬遷,面臨的難度和挑戰不小。又比如,體制機制創新方面,現在許多改革試點都還是立足於長株潭“試驗田”,下一步需要在全省範圍進行擴面推廣。總之,長株潭試驗區的改革建設正在路上,越往後工作越具體,“硬骨頭”也越多。
  2
  把湘江保護與治理列為一號重點工程
  南都:你剛剛提到湘江的重污染治理。湖南是有色金屬之鄉,重金屬含量本來就高,而土壤和水的重金屬治理又是非常難的事情。
  徐守盛:經過近年努力,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綜合治理工作取得初步成效,2012年國控斷面重點重金屬污染物達標率100%.正如你所說,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難度極大,要徹底根治恐怕還不能畢其功於一役。省政府把湘江保護與治理列為“一號重點工程”,從去年起實施三個“三年行動計劃”,力爭通過10年左右的努力,建成“山清、岸綠、河暢、水凈”的美麗湘江。
  3
  湖南益陽試點農村土地經營權流轉
  南都: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後,全國開啟了新一輪的深化改革。湖南對自身未來7年的發展和變革是如何定位的?
  徐守盛: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後,湖南根據中央《決定》精神,結合自己的實際,提出了12個方面60大項的改革任務,最近我們又按照路線圖、任務書、責任人、時間表的脈絡和要求,對《實施意見》分解出9大專項、320個小項,每個小項都明確了牽頭領導、牽頭單位、協同單位、參加單位等,旨在形成抓推動、抓執行、抓督辦的責任分工機制、督促落實機制、考核評價機制。在具體實施步驟上大體分3個階段進行,即:2014—2016年為重點突破階段,2017—2018年為集中攻堅階段,2019—2020年為完善制度和成果鞏固階段。
  南都:今年我們要完成的任務是哪些?
  徐守盛:今年要完成的重點改革有:深化國有企業改革、剝離部門所辦企業、政府機構改革、行政審批制度改革、財政預算改革、建立統一的公共資源交易市場、建立統一招投標平臺、農村土地確權頒證和經營權有序流轉、法治湖南建設、兩型社會建設綜合配套改革、事業單位改革等。
  南都:十八屆三中全會部署了60項改革,今年湖南會不會向中央爭取一些試點?
  徐守盛:對,我們正在爭取,實際上我們現在也已經進行了一些試點。比方說,長株潭的“兩型社會”改革試點,在益陽進行的農村土地確權,促進農村土地經營權流轉,這些都是中央改革的試點,一些好的做法以後要進行推廣。
  4
  歡迎媒體依法依紀對我們進行監督
  南都:開誠佈公地講,去年一年,湖南發生了不少負面事件,你是否擔心湖南政府的形象受到損害?
  徐守盛:實事求是地說,去年有關湖南的負面新聞報道確實有一些,有的是我們主動發佈的,有的是媒體監督中披露的,有的還一度成為輿論熱點。這些確實使湖南的整體形象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,但不是湖南改革發展進程中的主流聲音。對媒體監督發現的問題,湖南各級和有關方面高度重視,不迴避、不推責、不遮掩,本著實事求是、敢於直面的態度,認真組織調查處理,是什麼問題就解決什麼問題,並及時向社會公佈調查處理結果,給人民群眾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。從另一個角度來講,媒體的監督,對我們加強和改進相關工作是有力的促進和幫助。湖南省委、省政府將一如既往地重視並加強與媒體的良好溝通,歡迎各類媒體依法依紀對我們的工作進行監督。
  去年以來,湖南省委認真貫徹中央精神,加強領導,統一思想,周密部署,勇於擔當,有力有序推進衡陽破壞選舉案處理工作,目前總體進展比較順利,社會各方面的反響總體也是好的。在這個事情上,包括你們南方都市報在內的各方媒體,對案件處理十分關註,為案件查處營造了良好輿論環境,我們也深表感謝。
  可以說,衡陽破壞選舉案的教訓是極其深刻的。無論從加強黨的領導、鞏固國家政權和黨的執政地位,還是從堅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、健全完善人大代表選舉的相關法律,還是從強化執紀監督、加強反腐倡廉建設、樹立正確用人導向等方面,都值得我們進行認真剖析反思。尤其作為湖南,我們要以此案為反面教材,認真總結反思,深刻吸取教訓,舉一反三,正本清源,完善相關制度,探求治本之策,力求變壞事為好事。
  5
  始終是臨淵履薄,不敢有絲亳懈怠
  南都:你在甘肅和湖南都當過省長,現在是湖南省委書記,這兩個角色有什麼不一樣嗎?
  徐守盛:應該說兩個角色都是服務黨和人民,從工作的性質上來說是一樣的。但從工作的分工和職責來說,確實有所不同。省委書記是一個統攬全局協調各方的角色,要調動各方的積極因素,要對經濟社會發展、黨的建設負全責。從我個人的感受看,當省長主持政府工作,是在省委的統一領導下,按照省委的部署來抓好經濟工作、發展好社會事業,等等,固然也要對改革發展穩定全局負責,但是相對來說,第一責任人是書記,所以始終是臨淵履薄,不敢有絲亳懈怠。
  作為省委書記,既要對中央負責,也要對湖南人民負責,對上負責和對下負責是一致的。無論對上還是對下,說白了就是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,把中央大政方針政策,決策部署,與湖南實際緊密結合,不折不扣落實到基層,最終體現為一切依靠人民力量,一切為了人民利益。
  南都記者吳斌 彭美 發自北京  (原標題:湖南對負面事件不迴避、不推責、不遮掩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公司

qz69qzlwv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